文章列表
于是又让我们得意一阵
2020-06-29 17:3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和我一起去上学的,还有巷内的另外几家的小孩子。后来,慢慢也就不怕上学了,并且还知道那种像大箱子似的房子到处都是有的,反到是自家的土屋瓦房落后了。我们再在一起玩玻璃珠时,便都兴高采烈的谈起了学校是如何如何有趣,认识了哪个湾哪个村的孩子,并且懂得了放学得排长长的队伍,故意装做严肃认真的样子。大人们看见了,免不了夸奖几句,于是又让我们得意一阵。

碰到个机会,会在她面前表现自己,哪怕是坏的一方面,只希望她能记住我。再大一点儿,会故意挑起和她的纷争,让她追着我满校园跑,为了这一点,哪怕牺牲最要好的朋友。哪怕在雨天,校园低洼的地方还蓄满水,会故意踩上一脚,把水溅上她的花边裙。等到真正有机会和她同桌,又会表现得莫不关心,典型的傻瓜。在听到她评价自己时,会十分关注,静下心来仔细听。当听到她说到自己的不足时,又会忿忿的想:自己的优点那么多,为什么她不注意。别的同学看出端倪,大声叫着我与她的名字。这时的自己又表现得特豪迈什么和什么嘛,没有的事。毕业了,经常拿出照片看她穿着蓝夹袄,在阳光的映衬下,脸上描着阳光般的笑容。现在,又希望能再次和她分到一个班。虽然,结果不令人如意,却仍不灰心,时时关注她的一言一行。

我来到田间,走在田埂上。呼吸着秋天田野里湿酝,舒适的空气,脚与草相互碰撞。草儿可不是好欺负的,把积累了一夜的露水都趁机洒在我的鞋子和裤脚上了。可我被这美景吸引,丝毫位注意脚下。在我的视野之内尽是一块块方方正正的农田。有的田中稻子早已被收割,露出酝灰的肌肤,有的田里还长着成熟的稻子,却早已穿上一层绿的外套。似乎只有这两种情况,但一眼望去,并不觉得单调。田中还闪动着许多白点,那是早起的农民正忙着割稻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uxinmi.cn合肥市倉恍療无损检测公司版权所有